北京市金正资产投资经营公司 版权所有    中文通用网址:北京金正.中国   北京金正.cn
公司地址: 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6号枫桦豪景西配楼三层    京ICP备11039423号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北京
>
>
“红包大战”给我们留下了什么?

“红包大战”给我们留下了什么?

2019/02/27 13:35
  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,也逐渐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。现如今,红包的概念和意义发生着让人始料未及的变化,它不再是春节的专属节目,也不再只是孩子们的蜜糖,“抢红包”成了全年无休、老少皆宜的活动,对于“抢红包”这种社交行为带来的经济行为,专家学者为您细致分析。
 
  红包“升温”下的资本运作
 
  “红包经济”无疑是今年大数据中的一个热词。
 
  黑河学院经管学院教师李月秋说,“电子红包告诉了大家一个现实,什么是资本运作。以微信为例,数据显示仅仅2天微信绑定个人银行卡超亿张,干了支付宝8年的事,大部分人抢的是‘块八毛’,但积累起来的量很可观。若30%的人发100元红包共形成60亿的资金流动,延期一天支付,民间借贷目前月息2%,每天的保守收益为420万元,若30%的用户没有选择领取现金,那么其账户可以产生18亿的现金沉淀,无利息。这就是资本游戏。”
 
  事实也是再明显不过,采访中学习经济专业的段晓萌直截了当地说:“一块两块的红包能表达什么情谊,微信、支付宝推红包,无非是为了绑定你的银行卡,推广他们的支付和理财功能。商家总是有他们的目的,对于老百姓来说,就是无聊打发时间图个乐而已。”
 
  移动支付市场竞逐加速
 
  随着互联网和手机移动支付逐渐普及,传统的长辈给晚辈派发红包的节日习俗,在互联网时代被赋予了新的形式,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用手机红包拜年。
 
  数据显示,除夕当天微信红包参与人数达4.2亿人,红包收发总量达80.8亿个,是2015年除夕当日10.1亿个的8倍。支付宝红包互动次数达到3245亿次,是2015年春晚互动总次数的29.5倍。李月秋认为,电子红包已经由个人之间的活动,变成了更多企业参与的营销活动。2016年红包模式的升级,像是一剂催化剂,带动互联网经济向更广更深的维度迈进。“红包大战”热火越烧越旺,互联网巨头看重的是其背后巨大的移动支付市场。
 
  “互联网红包即时互动性强,红包一方面能够快速积累用户群体,培养用户的移动支付习惯,增加用户黏性;另一方面可借移动支付串联起多个生活服务消费场景。”佳木斯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李维刚说,“从13日蚂蚁金服发布的支付宝数据显示,支付宝红包互动中三四线城市参与用户占比达到64%,超过一二线城市。可以说,抢占三四线城市移动支付市场将是未来主战场,过去这一年移动支付在三四线城市扩张脚步加快。”
 
  红包背后的“品牌营销”
 
  业界认为,从去年的全民红包潮,到今年支付宝、微信与线下众商家狂下“红包雨”,归根结底在于,强化用户移动支付的习惯,扩大移动支付人群规模的同时,也隐藏着巨大的品牌营销价值。
 
  比如支付宝选择沃尔玛、家乐福这样大型的、连锁的商户,微信在某种程度上更加开放,选择了很多小商户。“品牌的出现频率和时间,远大于视频广告等形态,更能促进企业与消费者之间的互动。”李月秋说。
 
  微信红包不可“任性”发
 
  记者了解到,微信红包单个上限为200元,如此规定就是为了防范风险,有人认为,“这就类似新浪微博140字的限制,降低门槛,易传播,易参与。”还有人认为,200这个峰值,应该是考虑到我国人均GDP和人均CPI以及我们的基本国情和春节习俗以及防止赌博等因素,“似乎100略少,300稍微多了,250不吉利,200好像没什么太大问题,都能给得起,也愿意给。”更有人大胆猜想,“有反腐的因素。”
 
  有专家称,微信红包、电子预付卡目前正在成为“送礼神器”,一方面在于其隐蔽性,微信红包、电子预付卡等都是依托网络、移动终端进行交易,送礼者和收礼人不用见面接头,动动手指就能完成,不显山露水。另一方面,电子红包面额往往相对较小,以微信红包为例,一天单个红包最多200元,全天累计红包上限8000元,这种小面额红包往往打着人情世故、礼尚往来的名义,更容易让人放松戒备。对此,在2014年9月,中纪委有关领导就曾表示,中纪委已将“利用电子商务提供微信红包、电子礼品预付卡等”列入“反四风”查处范围。